服务指南

中医药文化
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中医药文化 >

蒲公英:清热解毒消肿 内外痈毒皆效

2020-12-10 16:46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发布人:高燕仙 浏览:

  蒲公英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蒲公英及多种同属植物的带根全草。性味苦、寒,归肝、胃经。有清热解毒,消痈散结,利湿通淋之效。

  解毒消痈,遑论内外

  蒲公英苦寒泄热散结,甘寒清热解毒,为治热毒疮疡之佳品,又兼通乳之功,故为治乳痈之要药。其治疗各种痈肿热毒均可应用,例如外痈、疔、疖、丹毒,内之肠痈、肺痈、胃痈等皆可配伍应用。其在外者,如五味消毒饮。治乳痈,可以配伍全瓜蒌、金银花、牛蒡子、赤芍、陈皮等;也可单以蒲公英大剂煎服,如配合鲜草捣碎外敷,效果更佳。治肠痈,可以与大黄牡丹皮汤同用,以增强疗效。治疗肺痈吐脓,常与鱼腥草、冬瓜仁、薏苡仁、桔梗、芦根等同用。

  清热利湿,通淋退黄

  蒲公英有清泄湿热之功,故对于湿热下注引起的淋证、黄疸有较好效果。笔者临床上治疗泌尿系感染或结石引起的淋证,多与当归、浙贝母、苦参、瞿麦、天花粉、白茅根、金钱草、车前子等同用而获效;对于湿热黄疸,常将蒲公英加入刘渡舟先生的验方柴胡解毒汤中,方用:柴胡、黄芩、茵陈、凤尾草、土茯苓、重楼、生甘草、蒲公英、连翘,金钱草、鸡内金,获效良多。

  泻火和胃,消退肠化

  随着胃镜的普及,萎缩性胃炎的检出率越来越高,而萎缩性胃炎伴肠上皮化生、非典型性增生,属于癌前期病变,若再伴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,则危险性更大。近年来,在深入分析本病病因病机以及现代病理改变的基础上,笔者尝试在辨证论治方中对症加入蒲公英治疗萎缩性胃炎,取得了较好的疗效,使不少患者肠上皮化生逆转、非典型增生消失,幽门螺旋杆菌转阴。之所以在治疗萎缩性胃炎的方剂中加入蒲公英,是基于如下考虑:一,萎缩性胃炎多伴有不同程度的炎变与糜烂,甚至有溃疡形成,提示有胃痈的特点,可以按内痈治疗,故用蒲公英;二,本病多伴有幽门螺旋菌感染,而蒲公英有很好的杀菌消炎作用;三,蒲公英与其他清热解毒药不同,可在泻火的同时安中。现代药理研究证明,蒲公英有利胆与健胃作用,正如《医林纂要》所说,蒲公英能“补脾和胃,泻火”。基于以上三点,故用之获效。至于治疗之主方,多以仲景泻心剂或柴胡剂为基本方,加入黄芪、当归、三棱、蒲公英等。如治疗一基层公务员,由于工作压力大、饮食不节、生活方式等原因,患萎缩性胃炎、中度肠上皮化生、非典型增生,另兼巴特氏食管炎,经省医院胃镜及病理报告确诊。听说属于癌前期病变,患者及家人紧张万分。刻下症:心下痞满,隐隐作痛,呃逆时作,肠鸣漉漉,大便偏软,日2~3次,舌质淡嫩苔黄白略腻,脉濡软。处方如下:半夏15克,黄连10克,黄芩10克,干姜20克,人参10克,炙甘草15克,大枣15克,益智仁10克,煅牡蛎20克,蒲公英30克,黄芪30克,三棱6克,当归10克。服药14剂后症状明显减轻,前后服用42剂,症状消失,遂以前方加减为水丸服用半年,再作胃镜复查,除浅表性胃炎外,余无他。患者全家高兴万分,多次表示感谢。至今已十余年,无复发。

  蒲公英苦甘寒无毒,可作食用,故临床用量偏大,笔者一般是30克起步,有时用至100克,未见明显副作用。本品用量过大,可致缓泻。

  内容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